隐私权与言论自由的冲突与平衡

  轰动一时的”赵C”案被誉为全国”姓名权第一案”,拉开了法学界对姓名权探讨的序幕。姓名权作为《宪法》、《民法通则》上规定的私权,公民当然对其姓名拥有自主权,但是否意味着这种权利的行使可以无所顾忌,是否应当受到限制。通过对此案以及姓名权的本质属性研究,提出一些立法建议,认为可以纳入《宪法》保障。
  关键词人格尊严 姓名权 汉语拼音
  
  一、案件简评析
  此案一审中判决赵C胜诉,理由原告赵C的”赵”是规范汉字,名”C”既是英文字母,又是汉语拼音字母,也是一种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姓名权属于公民的个人权利,只不违反法律、法规或规章的禁止性规定以及公序良俗原则,就可以使用。被告鹰潭市月湖公安分局提出上诉,经市中院调解,上诉人与被上诉人赵C 自愿达成和解协议赵C 同意变更姓名后使用规范汉字依法申请变更登记;月湖公安分局协助赵C办理姓名变更后的相关事宜。笔者进行简分析
  《宪法》第38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
  《民法通则》第99条第一款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
  《居民身份证法》第4条第1款居民身份证使用规范汉字和符合国家标准的数字符号填写。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2条本法所称的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是普通话和规范汉字。第9条国家机关以普通话和规范汉字为公务用语用字。居民身份证作为国家机关人口管理和登记的重文件,能够使用汉字登记的姓名项目必须使用规范汉字,而不能使用规范汉字以外的文字和符号。
  《公安部三局关于对中国公民姓名用字有关问题的答复》中规定关于我国公民姓名可否使用繁体、异体及冷僻字的问题,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第十七条有关规定,姓氏可以保留异体字外,应严格按照《公安部关于启用新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和居民户口簿有关事项的通知》的规定办理。
  首先《宪法》作为我国的基本法,规定公民的基本权利。虽然我国没有明确指出人格尊严的具体内容,通过推理得出包括对姓名权的保障。姓名权不再作为一种身份而存在,而是人格的存在。这种认知之进步最重得益于哲学家康德 “人本身即是目的”的旷世茂言。因为人有理性,所以康德认为人都是自在地作为目的而实存的,他不单纯是这个或那个意志所随意使用的工具”不论是谁在任何时候都不应把自己和他人仅仅当作工具,而应该永远看作自身就是目的”。 ①其次虽然《民法通则》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只是从反向规定了不得侵犯公民姓名权的情形。再次从《居民身份证法》可以看出C不仅是英文字母,也是汉语拼音字母,亦为一种符合国家标准的符号。最后关于公安部制定的《通知》、《答复》即行政机关的内部行为能否对公民基本的民事权利做出限制,行政机关的规范性法律文件能否成为约束姓名权的依据,笔者存有异议。著名的法理学家德沃金在《法律帝国》指出”法律是一种阐释性概念”,并且是一种建构性阐释。他认为在对法律进行阐释时,是建构性而非描述性,即加入自己的政治判断,通过努力找到对其政治结构和法律学说最合理的建设性阐释,以此去判决疑难案件。行政解释是指具有法定解释权的国家行政机关在具体适用行政法规过程中结合事实对法律的意义进行阐释和说明的活动。②行政解释主包括立法性与应用性的解释。后者如对地方性法规如何具体应用的问题,由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主管部门进行解释。对此类行政解释的效力,因为没有法律依据,实践中主是由自觉尊重为保障。笔者认为这种应用型解释不能作为法官裁判的依据,其是在户口簿登记中姓名登记工作的规范,并不构成对公民姓名权的限制。
  有人认为这是否符合现行法律精神、公共利益与公序良俗。此论述荒诞不经,如同”赵你妈”、”赵希特勒”的名字可能会违背公序良俗,但是”赵c”名字已经用了22年,并没有对秩序造成影响。更有甚者说公安机关将可能对目前的人口信息管理系统失去有效管理,导致人口管理秩序混乱。立法的目的是尊重惯习,使人民获得便利,否则这样的法律制定出来就是恶法。
  二、姓名权本质属性研究
  在宗法等级制度和中央集权盛行的时代,姓名权无疑是身份的象征。姓表征了一定的身份关系。鉴于群体生活,姓用来表达血缘、亲属关系,而名的采用则用行辈的规定,来区分男女,兄弟姐妹和尊卑。伴随着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姓名权逐步实现了向人格权的过渡,完成了本质变革。
  现代意义上的姓名,是用以确定和代表个体自然人并区别与他人的文字符号和标记。姓名所承担的社会功能主包括第一,代表群体或者个体的功能;第二,表明等级身份的功能第三,规范婚姻关系;第四,弥补命运缺憾;第五,指代特殊事物;第六,体现社会评价;第七,凝聚文明精华。③姓名,作为自然人的显著标志,区别与他人在社会生活中进行交往,起着不可磨灭的作用。
  马俊驹所著的《人格和人格权理论讲稿》一书中指出姓名权属于标表性人格权,充分体现了姓名权的属性。值得一提的是德国民法中的”姓名权”。《德国民法典》在其”自然人”一节规定了姓名权,这是《德国民法典》中唯一被明确承认了的人格权。由此形成了德国民法上”姓名”的权利化与”生命、身体、健康和自由”的非权利化这一饶有趣味的法律面貌。其实,这种法律处理技术差别,恰恰反映出在两者与人的关系问题上法律判断的差异。如前文所述,如果说德国民法拒绝承认人对于自己的”生命、身体、健康和自由”享有权利是由于这些伦理价值被看成是人的内在素的话,那么法律赋予人在其姓名上有权利之存在的原因,正是由于在立法者看来,姓名与人的本体的距离远于生命、身体、健康和自由,因而可以被看成是外在于人的事物。④
  1996年3月22日,台湾地区”司法院”大法官作成释字第399号解释,明确表示”姓名权为人格权之一种,人之姓名为其人格之表现,故如何命名为人民之自由,应为”宪法”第22条之保障。⑤
  三、提出立法建议
  立法者在制定法律时通过政策与利益衡量,采取宽容或严谨的态度。我国正值关于人格权研究的黄金时代,姓名权属于其中较为重的一部分,提出一些立法建议实属必。
  杨立新主编的《中国人格权法立法报告》第三章第一节第三十一条第二款规定登记姓名不得出现非汉语言文字,并给出其立法理由。王利明也持相同态度。
  教育部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启动了一个”汉语人名规范系列项目”。学界对此褒贬不一。冯象在《取名用生僻字该不该管-新天方夜谭之一》中指出为了某些基本宪政原则、重大紧急的公共利益,政府当然可以限制公民依惯例、习俗而享有的自由或权利。但是法律的目的是为了公民生活的更好,立法干预破坏这样的生活习惯,而这样的生活习惯并没有什么违反什么公共利益,我们能说这样的法律是正确的么?
  综上,笔者认为应将姓名权纳入《宪法》,确定为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同时在《宪法》精神的指导下,《民法通则》对姓名权进行概括性规定,部门法《人格权法》中对姓名权的内容做详尽规定,比如姓名决定权公民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有权决定自己的姓名、笔名等;姓名权是人格权,但从其本质是人外表的属性,只不违法社会公共利益即可。姓名使用、变更权公民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有权使用、变更自己的姓名。同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姓名权不再单纯作为人格权存在,财产权的性质日益突出,对其法律规制将是必然。
  注释
  ①[德]伊曼努尔康德《道德形而上学原理》苗力田译,上海人民出版社2005年版,第53页
  ②张弘、张刚著,《行政解释论》–作为行政法之适用方法意义与探究,中国法制出版社,第93页
  ③杨立新主编,《中国人格权法立法报告》,知识产权出版社, 第315页
  ④马俊驹著,《人格和人格权理论讲稿》,法律出版社,第371页
  ⑤王利明主编,《民法典人格权法重大疑难问题研究》,中国法制出版社,第9页
  第一作者张娜,1987.7.23,汉,女,山西人,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硕士,民商法(经济法与环境资源法);第二作者任立静,汉,女,19870525,河北省邢台市,民商法专业,硕士研究生。

  

Author: